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光霧夜話 >> 文學藝術

紀實文學:副刊與新聞互動的橋梁

【2017-04-01】【來源:南江新聞網】【作者:】【字體: 】【顏色: 】【功能:打印 關閉

   核心閱讀

  副刊內容的擴展,使副刊編輯的寫作空間越來越廣闊,副刊不僅僅局限于傳統的報告文學、文藝特寫等體裁,一些人物側記、社會調查也紛紛被歸入副刊 的范圍,甚至每日健康、每日影視、每日指南、非常感受、人物在線之類的專刊也歸入副刊。副刊的本身已經超越了《現代漢語詞典》對副刊的詮釋,但萬變歸一, 有一點它是不變的,即無論它的概念怎么變,無論它叫什么名字,它們的文章表現形式在本質上都是紀實文學。 當一名作家應成為副刊編輯的努力方向,當然,這一作家并不是人們通常所指的“純文學”作家,而應該是“紀實文學”作家。所謂紀實文學,這里指的是報告文 學、紀實散文、散文特寫、文藝通訊之類的文章。早在上世紀80年代,中國報紙副刊研究會就曾組織過一個專門的研討會,該組織認為,新聞文學(即紀實文學) 是報紙副刊編輯的專利,只有副刊編輯才具有寫紀實文學得天獨厚的優勢,這說中了副刊編輯的特點。

  擴大外延與新聞互動

  縱觀中國報紙副刊史和報告文學史,許多報紙的副刊部都是由一些作家主持。《新華日報》“新華副刊”曾由劉白羽負責,劉白羽以紀實散文和報告文學 蜚聲文壇。即使今天仍有許多編輯在采寫紀實文學。《人民日報》“文學作品”版有石英、孟曉云;《光明日報》“文萃”副刊的韓小惠,《解放軍報》的“長征” 副刊有江宛柳、劉業勇;《北京晚報》“五色土”的高立林、劉一達;而《解放軍報》及各大軍區報紙如《戰友報》《戰旗報》《前進報》等報紙副刊編輯中 更是多由紀實文學作家高手在主持。中國報紙副刊研究會不但每年擔任中國新聞獎報紙副刊作品的初評工作,還舉辦每年一屆的全國報紙副刊作品大賽。在歷年的評 獎中,紀實文學是競爭最激烈的一種體裁。僅以2012年全國報紙副刊作品年賽為例,在這次評獎中,共有149篇作品分別獲得金、銀、銅獎,僅報告文學和特 寫就有72篇獲得各級獎項,并且前10名全是報告文學和特寫,還不包括有些紀實散文,作品數量占據三個組所報作品總數(文藝評論和雜文一組、散文和隨筆一 組、報告文學和特寫一組)一半以上。據筆者調查了解,這些紀實文學作品多數出自各媒體自己的副刊編輯之手。

  隨著社會的發展,副刊作為一個平面媒體的術語,其概念的內涵和外延都極大地擴張,呈現新聞性越來越強的趨勢。有人斷言,副刊作品新聞化乃大勢所 趨。筆者認為,這其實是紀實文學土壤的一種延擴。副刊內容的延擴,使副刊編輯的寫作空間越來越廣闊,副刊不僅僅局限于傳統的報告文學、文藝特寫等體裁,一 些人物側記、社會調查也紛紛被歸入副刊的范圍,甚至每日健康、每日影視、每日指南、非常感受、人物在線之類的專刊也歸入副刊。副刊的本身已經超越了《現代 漢語詞典》對副刊的詮釋,但萬變歸一,有一點它是不變的,即無論它的概念怎么變,無論它叫什么名字,它們的文章表現形式在本質上都是紀實文學。近幾年,許 多業內人士喊出個口號,即,讓副刊新聞化,要求副刊作品作為報紙的一部分,其作品應具有新聞的真實性特點,紀實文學可以說是最合適的體裁,是副刊與新聞相匹配、互動的絕好方式。

  精雕細刻易出精品

  紀實文學由 于體裁的特殊要求,比如篇幅、寫作藝術等,多數報紙不是每天出版等,造成時效性相對勢弱,但其感染力和社會效應,則令人無法忽視。而較之于小說、散文、詩 歌等其他文學體裁,紀實文學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僅可信度與客觀性,就具有絕對的優勢,因為其他文學體裁是“旁敲側擊”式的,而紀實文學則是直接參與式 的,兩者存在著本質的區別。副刊編輯作為紀實文學作家,是最佳選擇。報紙副刊是報紙的一部分,它不能像新聞那樣,又必須利用適合自己版面的表現形式,唯紀 實文學可擔此任。副刊編輯相對于新聞部室的記者而言,沒有編輯部派的硬性任務,但對一些新聞,卻是非副刊編輯而不能勝任的。因為副刊編輯的專業特點恰恰彌 補了兩者的不足,他雖然沒有時效上的優勢,卻不用像新聞部室記者那樣倉促成篇,而可以安下心來精雕細刻,易出精品。更為主要的是,副刊編輯親自采寫,可以 保證作品的真實性,避免由于編輯部外人員寫作時的隨意性造成的真實性風險,在讀者心中引起更加真實的效果,從而達到更好的宣傳效果。

  關照現實的獨特角度

  一般來說,副刊編輯具 有認識新聞的獨特角度,獨特的把握,這既不是一般新聞記者可以完成的,又不是報社外的作家或通訊員可以勝任的。在一定程度上說,某些新聞事件,只有副刊編 輯才能正確地把握事件的程度。因為每一份報紙有自己的宣傳意圖,這個宣傳意圖編輯部以外的人是無法完全了解的。尤其是近幾年流行的策劃活動,要求編輯與讀 者、作者互動,副刊由以前的靜態轉為動態,這個任務,其最終的形式還是落在紀實文學這一具體體裁上。而這類所謂的訪談錄、側記之類的文章,只有副刊編輯才 能準確地把握。可以說,寫紀實文學是副刊編輯的本職工作。

  《人民日報》“大地”副刊有一個著名的老專欄“大地星光”,其實就是報告文學和紀實散文專欄,多年來,這個專欄不但發表了許多大作家自由來稿, 每遇到重大事件,編輯們就會親自出馬。著名作家石英任《人民日報》文藝部負責人多年,他不但寫小說、散文和詩歌,為了工作,也常寫報告文學和紀實散文。曾 寫過不少關于突發性事件的紀實文學作品。 去年,《光明日報》負責文藝版的著名作家韓小惠從廣播中聽說中南大學年僅22歲的大學生劉路攻克了世界數學難題“西塔潘猜想”之后,采寫出了近萬字的報告 文學《劉路一飛沖天的奧秘》,在《光明日報》刊發,引起全國反響,起了一篇短消息所無法起到的作用。今年4月20日雅安地震發生后,《解放軍報》“長征” 副刊就在4月25日即刊出了一個版的有關雅安地震的專版,也派出文藝編輯采寫有分量的報告文學和紀實散文,其中有傅強采寫的紀實散文《戰地》,劉勵華和許 昕煒采寫的報告文學《勇闖震中》。

  即使平時沒有重大事件,副刊編輯也是參與新聞的重要力量。筆者負責文學副刊多年,所供職的《邢臺日報》的文學副刊“百泉”逢周一和周三出版,我 們既做編輯,又寫紀實文學。“百泉”有紀實文學專欄“蕓蕓眾生”“人間紀實”“今夜星辰”等,每遇有重要新聞事件和先進典型,都會寫出有一定影響的紀實文 學作品,并且每年都有紀實文學作品在各類獎評中獲獎。去年是省基層建設年,《邢臺日報》除在新聞版刊發一些消息、通訊、新聞圖片外, 副刊編輯也深入基層一線,與駐村基層干部同吃同住,采寫了一批反映基層農村干部先進事跡和典型人物的《牽掛》《到基層去》《熱土》《這個春天是不能忘記 的》等紀實散文、報告文學、文藝特寫之類的紀實文學作品,在當地引起很大反響;今年雅安地震,有副刊編輯親歷災區,寫出了系列紀實散文《災區紀實》。為了 充分表示副刊對新聞事件的關注,每有重要活動,我們都積極參與,比如《邢臺日報》至今已經連續三年舉辦的大型“新聞助學”活動,這個活動曾受到市委領導的 多次表揚。這些親歷性紀實散文和報告文學,反映了只有副刊編輯才能把握的新聞角度和思想內容,達到了良好的宣傳效果。

【編輯:張兵】
七夕情缘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