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旅游文化 >> 民俗風情

“巴渝舞”的歷史淵源

【2017-06-13】【來源:南江縣政府網】【作者:】【字體: 】【顏色: 】【功能:打印 關閉

  巴渝舞是中國古代最有影響的戰前舞,即武舞。《左傳》載3000年前“周武王伐紂,巴師勇銳,歌舞以凌殷人。故曰:武王伐紂前戈后舞。”這里對“巴師歌舞”并未命名,直到秦漢相爭時漢王朝再次將此舞用于戰斗之中,在沖鋒陷陣時“銳氣喜舞,武帝善之曰‘此武王伐紂之歌舞也,乃令樂人習學之,今所謂巴渝舞也。’”這是“巴渝舞”之名在史書上正式提出。漢高祖為什么把這種戰前舞命名為“巴渝舞”?有關巴渝舞之源眾說紛紜。董其祥教授在《巴渝舞源流考》中,把“巴渝舞”之源結論為:“四川東部嘉陵江支流渝水(今名流江)一帶居住過一種少數民族 人(巴人的一支),或稱板木盾蠻,又稱獠人,創造了一種具有民族特色的舞蹈,它發源于巴郡渝水流域,故名為巴渝舞。”另有胡宏基先生《解讀巴渝舞》認定“閬中市保寧鎮為巴渝舞之鄉。”晉人郭 注釋“巴渝”一辭說:“巴西閬中有渝水,獠人居其上,皆剛勇好舞,漢高祖之以平三秦,后使樂府習之因名巴渝舞也。”

  東漢時,應邵在《風俗通》里說:“高祖為漢王時閬中人范目說高祖募 人:盧、濮、沓、鄂、度、夕、龔七姓不供租賦。……閬中有渝水, 人居左右,銳氣喜舞,高祖樂其猛銳,數觀其舞,令樂府習之。”晉人常璩在《華陽國志·巴志》里說:漢興,亦從高祖定秦有功,高祖因復之,專以射白虎為事,戶歲出 錢,口四十,故世號白虎復夷,一曰板木盾蠻。……漢高祖滅秦,為漢王,王巴蜀,閬中人范目有恩信方略,知帝必定天下,說帝為募發 民,要與其定秦,秦地既定,封目為長安建章鄉候,……徒封閬中茲鳧鄉候……。目復除民羅、樸、昝、鄂、度、夕、龔七姓不供租賦。閬中有渝水, 民多居水左右,天性勁勇,初為漢前鋒陷陣,銳氣喜舞。武帝善之曰:“此武王伐紂之歌舞也。”乃令樂人習學之,今所謂巴渝舞也。

  “巴渝舞”為 人(板木盾蠻、獠人)之舞無疑。這巴人后裔的 人(板木盾蠻、獠人)移居到巴山以南、漢水以西、嘉陵江以東和長江以北的大片地區。而“閬中有渝水, 人多居左右……”,這“閬中渝水”又在何處,現為何水?據史書記載,中國古代除今“流江”為渝水之外,還有“嘉陵江閬中段”為渝水和今巴中市“南江河”為渝水。以水域而論,今渠縣流江(古宕渠縣渝水)發源于儀隴,流經營山、渠縣入渠河(古潛水),并非直入嘉陵江。南江河當時也屬宕渠縣所轄,直到后漢和帝永元(公元89—105年)中劃宕渠之北(今巴中市所轄通江、南江、平昌、巴州區和達州之北、萬源之西南及宣漢之西北)置漢昌縣(治今巴中市巴州區)仍屬巴郡(治江州今重慶)。建安六年后(公元201年)漢昌縣才屬益州巴西郡(治今閬中市)所轄。宕渠縣渝水(今流江)仍改益州巴郡所轄。若以巴郡之“巴”和渝水(流江)之“渝”為“巴渝舞”命名,則違背“巴西閬中有渝水,獠人居其上,皆剛勇好舞……因名巴渝舞也”之記載。因巴郡之渝水(今流江)從未由巴西郡所轄,把“巴渝舞”之源定為“巴郡、渝水流域(流江) 人之舞為誤。”

  胡宏基先生在《解讀巴渝舞》中把閬中保寧鎮定為巴渝舞之鄉也不正確。首先,巴西郡轄區實有渝水兩處:即嘉陵江閬中段(古有“西漢水”、“渝水”、“閬江水”、“閬中”和“南津河”之稱)稱渝水(《閬中名勝古跡考釋》),漢昌縣南江河也稱渝水。“巴西閬中有渝水”又是指的這兩條渝水中的哪一條渝水?值得爭議。若以“高祖為漢王時,高祖募 人定三秦,封目為閬中茲鳧鄉候……”來認定巴渝舞之源為閬中保寧鎮仍不正確。范目雖為閬中人,但范目所帶之兵并不是保寧鎮人,所以“巴渝舞”之名也并非是以“巴西郡”之“巴”和嘉陵江閬中段“渝水”之“渝”為其命名。

  “巴渝舞”之命名,既不是以巴郡、巴西郡之“巴”和渝水之“渝”為其命名,也不是以族名為其命名。若以渝水左右聚居 人為其命名,巴渝舞應命名為“ 渝舞”也。《中國文化百科》在《巴渝舞》辭條中認定“由于 人居住在巴渝地區,所以叫巴渝舞”。那么秦漢時的“巴渝地區”又在何處?據考:古“巴渝”之地應是東漢時漢昌縣轄地,前屬梁州(治今陜西南鄭回軍壩天池梁),后屬益州巴西郡(治今閬中)直至民國時期,即今四川巴中市所轄的巴州區、南江、通江、平昌的巴水、渝水流域。“在四川東北部有東西兩源,出自陜西南鄭、鎮巴境內米倉山,南流至通江縣南會合,西南流至平昌注入渠江”(《水經注》)。《巴州志·巴江水系源流圖》考:“州水有三派,其自蟒潭河入者北水,即古渝水也(今巴河,發源陜西南鄭,經米倉山、南江入巴中);……自通巴河入者,巴水也(今通江河,發源于陜西南鄭、鎮巴)。三水會于江口鎮(今平昌縣城)合而為巴江,眾流皆附之,以達于渠河(古潛水)”《漢志》云“……而巴、渝二水自古并稱,地必相近(巴渝二水實為一山之隔)……”《三巴記》云:“閬中有渝水。南江在漢時屬閬中境內,此水為 民所居,故稱‘巴 ’、‘巴渝’也”,這是史書上首次提及“巴渝”之地。化成縣(治今巴州區)北水一名巴嶺水,一名渝川水,一名宕渠水。自集州(今南江)難江(今南江河)界流入北水,即今巴州外之正流。從前未有巴水之稱,自《九域志》始言化成縣有巴江后,遂與南江派出水巴嶺者當之,其實則古之渝水也(巴州志)。“渝水,古水名,一名宕渠水,即今四川南江及其下游渠江,古有 族聚居水濱善歌舞,漢‘巴渝舞’即出于此……”(《辭海》地理分冊)。從以上分析所知,“閬中有渝水, 人多居水左右……”是指在秦漢時巴西郡所轄漢昌縣的渝水《巴中民國志》。明楊瞻《四忠祠記》“正德辛未(正德六年,1512年)以來,鄢藍(鄢本恕、藍延瑞)倡亂、旗幟千里,三省煸動,巴渝之民死亡過半矣。”這里所指“巴渝之民”,即今巴中市(巴州區、南江、通江、平昌)、達州市西北及南充市轄區和劍閣、梓潼等川東北地區之民。這里再次提到巴渝地區,以巴渝地域之名為巴渝舞命名,那是順其自然,俗以為常。

  若以高祖為漢王時,“閬中人范目說高祖募 人定三秦,封目為閬中茲鳧鄉之候,并復除目所發 人……七姓不供租賦。”來確認“巴渝舞”之源,那么應弄清楚范目所發何處 人以定三秦?因漢昌“板木盾蠻( 人、獠人),以善于使用武器板木盾故名,善弩射,長于狩獵,勇敢善戰,號為神兵,故自商周至三國以來,歷代王朝均愛征板木盾蠻入伍征戰。漢獻帝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張魯據漢中降曹操,其部眾多在巴西(閬中)亦有附曹……,因軍事需要招漢昌 民入伍”(《巴州志》)。范曄在《后漢書·南蠻西南夷列傳》中指出“板木盾蠻夷者……高祖為漢王,發夷人還伐三秦,秦地既定,乃遺還巴 ,復其渠帥,羅、樸、督、鄂、度、夕、龔七姓,不輸租賦,余戶乃歲入 錢,口四十,世號板木盾蠻夷。”“閬中有渝水, 人居左右,銳氣喜舞,高祖樂其猛銳,數觀其舞,令樂府習之(《風俗通》)。在這段記載中更證實高祖觀之的舞為巴(中) 人所表演,而且伐三秦后將這批人遣還了巴 。”《蜀都賦》云:“高祖初為漢王,得巴渝人,并敏捷,與之滅楚,因存其武樂。巴渝之樂,自從始也。”巴即今之巴中。

  “巴渝舞”民間稱之為“渝兒舞”。此名在唐太宗大歷年間仍在漢昌境地(巴州)廣為流傳。梁州刺史李勉募中任職的唐代詩人韓弘(河南沁陽縣人)在千山口所寫《送巴州楊使君》詩中留下“萬里歌鐘相慶時,巴童聲節渝兒舞”之詩句(《巴州志·藝文上》)。詩中“萬里歌鐘”指遼闊的巴州(古稱野巴州)人民唱歌擊鑼鼓。“渝兒舞”即“巴渝舞”。詩意為楊使君到巴州整飭防務取得成績后,巴州人民定會載歌載舞為其慶賀。說明“巴渝舞”在唐代時仍在巴州(今巴中市)廣為流傳。

  《薅草鑼鼓》是流傳于大巴山南麓巴中市米倉山區的一種在薅包谷草時演唱的大型連套體山歌,所用鑼鼓伴奏源于“巴渝舞”的伴奏樂器鑼和鼓,即古代的鼓和鉦(一種長柄鐘的軍樂)。此種民間文藝至今仍在“巴渝地區”流傳。《巴州志·風俗篇》有“春田插秧,選歌郎二人擊鼓鳴鉦于隴上,曼聲而歌,更唱迭合,麗麗可聽,使耕者忘其疲,以齊功力”之記載,實為古代集體勞作時的“戰地歌舞”。其目的與古戰舞“巴渝舞”實為一致。

  巴渝舞是流傳在川東北土著人( 人)中之原始歌舞,按其命名來講,它的具體流傳出處應是東漢時漢昌縣巴渝地區,即今巴中市兩千年前的地方歌舞。

【編輯:何春蓉】
七夕情缘登陆